葉余人生 第五十六章 宗師之作,也不過如此吧?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葉余層出不窮的手法,簡直看花了觀眾的眼。{最新最全更新閱讀請訪問https:www.00sy.net}

現在基本上沒有人關注其他那九十九名玉雕師了,都在看葉余,還有人打聽著葉余是誰。

就葉余剛才展現出的這些刀工,完全不是一個普通玉雕師所能擁有的,盡管現場很多玉雕師根本看不出葉余的刀工意義,但去能明顯的感覺到葉余展現出來的刀工很強很強。

反正比他們牛逼的多。

現場觀眾中也有不少玉雕大師,他們心里更是震撼。

葉余展現出的這些刀工手法,在他們眼里都是要仰望的存在,沒有一個大師敢說自己能比葉余強,既然連大師都自愧不如,那葉余的水平最低也是大師級。

而且還不是普通的大師,這樣的人,怎么會和玉雕師同組比賽?

最重要的一點,這樣厲害的一個人,怎么問誰誰都不知道,甚至都沒有聽說過?

真不知道這個葉余是從哪里蹦出來的妖孽。

倒是有少數人知道葉余的名字,但那都是因為假翡翠一事,知道他的眼力很強,能看出胡子造假的翡翠,卻沒想他的雕工更強。

韓項的臉色更陰晦了,他想起剛才葉余所說的話,說這次他絕對拿不了第一,當時他還以為是葉余故意氣他,現在終于明白了葉余的意思。

葉余有這比他更強的雕工,要將他的第一搶走。

“這樣的人,怎么在第一組!”

有人苦澀搖頭,說話的是個水平很高的玉雕師,名師之后。

每年玉雕比賽都會有種子組,種子組放在最后比賽,最后一組就是種子組,陳玉馳的三個徒弟,還有其他名師之徒,有名氣的玉雕師,基本都在這一組。

“他先出場了,我們后面還有人會關注嗎?”

又有人搖頭,葉余手法這么漂亮,這么震撼,可以想象之后的比賽根本沒多少人會去關注,大家恐怕都會議論葉余。

別說其他人,就是他們自己這會也是想著葉余剛才使用的那些手法,想著葉余做出的成品會是什么樣子。

,看起來非常的威武。

“老陳,你這徒弟,放大師組都沒問題,你讓他進普通組,這是欺負人啊!”

評委席上,一名評委對陳玉馳說著,其他評委全都點頭,這水平,連他們都感覺比不過,這樣一位絕對達到大師水平的高手,卻和一群普通玉雕師比賽?

這等于讓一個成年人,去和幼兒園的孩子比賽跑步一樣,那些孩子怎么可能跑的過他。

更何況葉余這樣的還不是普通成年人,本身就是運動員,一跑起來就能將那群孩子甩出去一條街。

“他不是我徒弟!”陳玉馳搖頭。

“切,還瞞著,不是你徒弟難不成是你兒子?還真有著可能,否則你怎么會教給他陳氏弧線?”那評委一臉不屑。

“我沒教他,我真沒教他,他更不可能是我兒子!”

陳玉馳要瘋了,可回答他的是好幾個人一起豎起的中指,這些評委形象都不要了。

陳玉馳無語,頹然道:“隨你們怎么想吧,反正我確實沒教過他!”

葉余終于放下了手中的刻刀,長吐一口氣。

浮雕的造型算是雕完了,雕的還算讓他滿意,他特意啟用了順耳,聽著刻刀返回的震波,在雕刻中不斷進行調整,終于做出了他想要的東西。

至于最后成品如何,還待檢驗,但他能做的,已經做到了極致。

這也是他首次三個能力一起使用,完全用心做出的玉雕。

葉余拿起了桌子的砂紙,將圓形翡翠包裹起來,他的行為,讓觀眾席又一次炸開。

這是搖干什么?

現在就拋光?

可就算拋光,這步驟也不對啊,哪有先上來就用砂紙的,還是細砂紙。

葉余今天的雕刻過程,完全顛覆了他們傳統的認知。

此時的葉余根本沒管這些人想什么,幻手變出了九根觸手,在砂紙上不斷搓動,他雙手抱著砂紙只是個樣子。

每個觸手的動作還不一樣,他現在是一心九用,比剛才一心二用難度大多了。

幾乎每隔上三十秒,葉余就要換上幾張新砂紙,葉余換的太快,以至于很多人都沒看清楚里面什么樣,葉余的砂紙就換過了。

就這樣足足過了五分鐘,葉余才停下,若非是可以自由的操控幻手,他根本做不到這樣的一心九用,不過好歹是成功了。

葉余又拿起毛刷,緩緩的轉動著剛被打磨好的圓柱,一點一點的刷著粉。

刷完三遍,葉余將翡翠圓柱放入清洗池,清洗掉剛才刷上的粉末,已經完成拋光的翡翠,被葉余抱出池子,擺在了桌子上。

下一刻,會場猛然安靜了下來,只有那九十九名正在比賽的雕刻聲。

所有觀眾,所有評委,全都注視著大屏幕,看著這件剛剛出世的玉器,慢慢張大了嘴巴。

翡翠?九龍戲珠圓形浮雕,問世。

九條龍各不相同,但全都伸展著身子,追逐面前的火球,像是玩的是不亦樂乎。

但龍身那股威嚴,卻展現無遺,似乎任何人敢驚動它們的游戲,他們就會將誰撕碎,甚至很多人不敢直視這些龍。

這只是浮雕,不是真龍,也不是圖畫。

“第一條龍,它在看我!”

“不對,它在看我!”

終于有人說話了,可說的內容卻大致相同,每個人都認為最靠近珠子的那條龍,正在看自己。

很多人被它看的轉移目光,不敢對視。

“這龍,活了!”

一名評委說了句,其他評委全都點頭,能將龍雕刻的如此活靈活現,甚至帶著龍威,他們也是第一次見到。

又一評委說道:“眼最難開,可也沒想到,有人竟能將眼雕刻的除此傳神,我現在有點相信老陳的話了,他沒有教過這個人,老陳教不出這樣的徒弟!”

開眼,向來是玉雕里面比較難的一部分。

有這么個說法,無論是動物還是人物的玉雕,看雕的好不好,首先看眼睛如何,眼睛呆滯無神沒有色彩的話,那這塊玉的雕工就很一般。

好的玉雕師,一定能將眼睛開好,甚至這是成為玉雕大師的一項考核。

玉雕大師雕刻出的眼睛,必須有神,讓你感覺到這雙眼睛正在看你,如同活了一般,但也只是如同,葉余雕刻出的這些龍眼,是真的活了。

每個人看到這些龍,都感覺到它們活了。

“我同意,這樣的徒弟沒有人能教出來!”又有評委發聲。

陳玉馳則松了口氣,他們認為自己教不出這樣的徒弟,他不僅沒有任何的生氣,反而跟著認同。

葉余做出的這件玉雕,明顯比他做出的要強的多,葉余的水平已經超過了他,這樣的妖孽,怎么可能是他們這些凡夫俗子所能教出來的。

“第一條的龍眼不一般,讓我想起了曲阜孔府的那幅壁畫!”

毛永輝盯著葉余做出的浮雕,輕聲說了句,其他評委都看浮雕,若有所思。

孔府的后花園墻壁上,有一幅名為‘金光大道’的壁畫,那幅畫很神奇,無論你身在何處,都感覺那幅畫上的路正對著自己。

此時葉余浮雕上的第一條龍,就是如此,無論你在任何位置任何方向,只要看過去,都覺得那雙龍眼正對著你。

“我們過去看看吧?”

毛永輝突然說道,其他評委則有些愕然,還有人凝眉。

“我知道這樣不符合規矩,可是他做的這件,還有人能與之相比嗎,別說選手,就是你我都不如,這樣的實力,名次對他來說還有意義嗎,況且,你們現在就不想就近去看看?”

毛永輝似乎知道大家的想法,又在那說了句,最后一句話真說到了評委們的心坎上。

這么好的浮雕,他們這會特別想近距離的觀察,好好的看一看。

“我同意!”

陳玉馳第一個站出來支持毛永輝,南陳北毛兩位最有名的玉雕師都發話了,其他玉雕師也沒在說什么。

在陳玉馳毛永輝的帶領下,二十名評委全都走下評委臺,走進了賽區。

“諸位評委,你們這是?”

裁判組的組長快速跑了過來,有些慌亂,比賽期間嚴格禁止外人進入賽區,更不用說他們評委了,可現在二十個評委集體違規,他還真不知道該怎么做好。

驅逐他們?先不說他敢不敢,真這么做了,以后也就完了,別想在玉雕界混。

什么都不管?那又失職,左右為難啊。

“沒事,我們只是走近來看看,不會影響其他人比賽,你先忙你的!”

揭陽本地最有名的玉雕大師站了出來,他在揭陽有著極高的威望,他親自出面,裁判組長只能跟在身后,沒敢說出讓他們離開的話。

近距離看到葉余做出的浮雕,他們心里更為震撼。

完美,十分完美,這件玉雕身上他們找不到任何一個失誤之處,每一處都處理的恰到好處,原本遍布玉器的裂紋,現在全都完美的融入到浮雕的內容之中。

整塊玉器身上,再也看不到有一點的裂紋存在。

“宗師之作,也不過如此吧?”

某評委突然說了句,他的話讓眾多評委全都愣了下,他們之前只想著葉余做出的東西好,卻從沒想過,葉余的這件作品,能夠達到宗師水平。

畢竟成為宗師太難了,而葉余又是那么的年輕。

陳玉馳,毛永輝還有其他幾位見過利達公司子岡玉的人,這會卻是眼睛越瞪越大,驚駭神情,毫無掩飾。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北京11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