匹夫仗劍大河東去 第九十章 羞愧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周昂是真的有點懵的。{零點書院}

這件事事先并沒有任何的透氣或商議,來的的確是太過突然了一些——雖然,身為一縣之祝,身為這個衙門絕對的主官,高靖肯定絕對是有這個權力的。

理論上來說,他可以不用跟任何人商議。

但對于周昂來說,這卻有點像是一記悶棍了。

東西肯定是好東西,這份獎勵別管怎么說,都絕對拿的出手了。

雖然周昂自己已經“開竅”,再吃第二份開竅丹也并沒有什么用處,但卻仍然不影響這樣的一份丹藥,是很珍貴的資源這件事實。

一顆開竅丹,就意味著一次機會。

成為修行者的機會。

別的不說,至少外頭就有不知道多少人在渴求著這樣的一個機會,要不然黑市也就不會那么繁榮,而黑市上,也就不會有那么多人重金求購開竅丹了。

所以,這份丹藥所代表的這個機會,就算對周昂無用,至少也是很值錢的。

雖然高靖隨后的話,已經封死了對外隨便胡亂買的可能,但哪怕是作為一份人情送出去,那也是了不得的。

只是……只是……

以周昂過去幾年的職場經驗來說,這可未必就是什么好事情!

剛才本來連那份獎勵,他都是有心想要婉拒的,但是考慮到那份獎勵不可能太多,官方的所謂跟著記功一起下來的獎勵嘛,通常都只是表示下意思,再加上大家都是修行者,其實也不太看重那一點小錢了,反而都吵嚷著要求請客,于是周昂也就順勢答應了下來。

但誰想到,后臺還有這枚開竅丹等著呢!

好意或許是好意,也或許是高靖私人的感激,感激自己那一下拼著負傷的出手,但是……

前后兩世,周昂的職場生存哲學,都是不要在職場上做出頭的椽子,做事情用心做,該斗爭斗爭,但小利要該讓就讓出去,咱只要大的!

大的是什么?

升職加薪!

只有這個才是硬的!

除此之外,一切的上司給的小恩小惠,只會讓周圍人群的嫉妒之火燃燒起來!

但此前的他卻沒有想到,許是因為自己出身的“山門”所帶給自己的許多獨特的能力所致吧,總之,自己才只是加入縣祝衙門不到一個月,這種事情就已經落到自己頭上了,所以居然沒有一點心理準備……

這個時候,他張了張嘴,猶豫了一下,近乎是幾年職場生涯培養出的下意識地心理,先就裝作無意和愕然地扭頭往身側和身前的眾人臉上瞥了一眼。

咦……

有些出乎意料。

有些不大對勁。

他還是張了張嘴,沒說出話來。

這一次,目光很認真地落在大家身上,然后他驚訝地發現,大家臉上的表情,有笑意,有羨慕,有衷心的恭喜,有高興,也有面無表情……

但是,卻唯獨沒有妒忌。

周昂并不懷疑自己眼睛的捕捉能力。

正是靠著這份捕捉能力,他從入職的第二年開始,一手做事一手做人,很快就扶搖直上,如果不是遇到車禍,指不定到年底就能再往上爬半格了。

但現在,從自己的這些同事眼中,從他們的臉上,他是真的沒有發現有絲毫的妒忌!甚至是,絲毫的負面情緒!

難道是大家都并不看重這樣的一枚開竅丹?

可是不對呀!

開竅丹雖然對在場的每一個人來說,都不可能再吃一次了,所以最大的作用已經失去,但它真的很珍惜、很寶貝、很值錢的!

而且,像方駿,這家伙肯定不是什么心機太深的人,一般情況下,心里想什么,他臉上是一定會流露出一絲端倪的。

而現在,他笑得很開心,一副特別為周昂高興的樣子。

“他是真的在為我感到高興!”

“他們也真的沒有妒忌!”

心里確認了這件事的同時,腦子里似乎有什么東西轟的一下子炸開了,那一瞬間,周昂一下子就懂了。

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大家的心意,并且與此同時,他心里不由得泛起一抹羞愧。

是真的羞愧。

入職二十天,他雖然一如既往的低調做人,高調做事,也一如既往的用善意爭取與每個同事都打好關系,但那都是上輩子帶過來的職場哲學和行為習慣而已。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付出了幾許真心,幾許實意。

但是現在……

站在身邊的左慈忽然碰了周昂的胳膊一下,小聲地笑著道:“這可是好事,愣著干嘛,趕緊先謝謝縣祝,把這事兒定下來呀!萬一他過一會兒反悔了,怎么辦?等事情定下了,你就跟縣祝說你想留給自己未來的兒子,先要過來,然后拿去賣掉!這東西很值錢的!”

說是小聲,現在堂內如此安靜,所以其實只是表演而已。

于是眾人聞言忽然就集體地哄堂大笑起來。

就連高靖都笑著,伸手指一指衛慈,笑著斥責道:“衛子義,少出你的歪主意!你要敢這么干,本官一定問你的罪!”

左慈嘿嘿一笑,又碰了碰周昂的胳膊,擠眉弄眼,“子修兄,今天晚上你就準備好大出血吧!”

而這個時候,眾人也已經紛紛笑著拱手,向周昂道喜。

這一刻,周昂心里直是說不出的五味雜陳。

但很快,他收斂起情緒,笑著沖高靖一拱手,道:“既然如此,我可就不客氣了!正好我最近想買個院子,正缺錢呢!”

高靖哈哈大笑。

…………

一室歡騰,而站在最角落的陳翻自覺自己身份不夠,沒有在這個時候上前去恭喜周昂,只是用羨慕而又欽佩的眼神看著他。

選擇加入翎州縣祝衙門之后的這些天,在杜儀杜子羽的帶領和指導下,他已經學習了掌握了相當多的知識。

所以他知道,如果說像他這樣最終加入官方修行者的隊伍,并且僥幸在服食了開竅丹之后真的成為了修行者的人,算是一半機遇一半無奈的話,那么現在周昂手里掌握的這顆開竅丹,就真的意味著一次機遇了。

固然會有人在被意外卷入神秘事件之后,寧可選擇被洗掉記憶,也不愿意就此加入官方組織,但是要知道,與此相反的是,外面有更多的人,其實是時刻在渴求和尋找著一個成為非凡之人、成為修行者的機會的。

所以,這顆丹藥價值極大。

而周昂忽然得到了這樣的一顆丹藥,衙門內所有的武職人員居然全都表示恭喜,沒有任何人流露出絲毫的不滿和反對。

這說明什么?

這不但說明大家都已經從心里接納了周昂,更說明大家都已經認可了他的實力,也認可了他的功績。

看到這一幕,心里羨慕之余,陳翻不由得在心里想,自己不知道要到什么時候,才能得到大家這個程度的認同和認可。

以他現在的職位,對于剛剛過去的這件事情,其實全程都沒有參與,只是簡單地知道一些最基礎的情況,可即便如此,周昂的功勞就擺在那里,這件案子幾乎是他一力推動,并且最終成功收網的。

所以,他知道周昂在關鍵時刻的破敵,也知道他的實力高深莫測。

如果說一個多月之前,他只是偶爾兩次聽父親提起過周昂這個名字,知道是自己的一位“世兄”,而一個月之前的那次黃鼠狼妖事件,使他在事后知道,周昂可能是一個與自己等人都不同的修行者的話,那么到了現在,經由這件事,他對子羽先生評價自己這位大兄時用的那個“高深莫測”的評價,又有了更深層次的理解。

而這個時候,他忽然就又想到了上午的時候自己與子羽先生的一番對話。忽然間,內心就又有所頓悟。

開竅成功之后,他當然已經是一名官方的修行者了,事實上最近幾天,他一直都在按照杜儀的指導,進行某種熟悉和掌握,接下來,他要學的東西還有很多,也還是要靠杜儀這位亦師亦友的“子羽先生”來傳授和指導。

但就在上午時候,他完成開竅之后算是正式以實習人員的身份入職,暫時仍跟在杜儀身邊行走,杜儀卻特意指點了他一句,讓他印象特別深刻。

他說:“你與子修兄算是世交,彼此關系匪淺,這個關系你一定要好好的把握,它或會成為你接下來成就高低的關鍵原因。有什么不解的、不懂的、不會的、不知道該怎么做的,可以問我,也可以去問子修,甚至也可以兩個人都問,如果我們兩個的答案不一樣,以他的答案為準。”

陳翻聞言初時不解,但再問時,杜儀卻只是笑著道:“你且不要問為什么,只管按照我的話去做就是了。只要他愿意指點你一些東西,你的前途就將不可限量。所以,只要他愿意回答你,你就一定要找他多問多學。態度越恭敬越好,對他越是言聽計從越好,最好是發自內心的尊敬他,追隨他!”

“為什么?難道您不可以指點我嗎?”

陳翻當時純粹是控制不住好奇心地又再次追問。

而杜儀笑了笑,回答他道:“我當然可以指點你,但我能給你的指點,都是一些最基礎的東西。而他能給你的,是一條更寬的路,是一份難得的機緣!”

想到這些,陳翻深吸一口氣,心里忽然就拿定了主意。

***

再求幾張月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北京11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