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村養殖 第一百九十二章 燉肉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楊文海他們本來只是打算帶周恒一行人逛逛的,結果他們買得也不少。{www.00sy.net}這里仿佛有某種魔力一般。

看著只是幾十幾百的往里花,可加幾來一算,哦嚯,幾千了。

楊文海感嘆道:“其實,說潘家園到底還有沒有真貨,可能有點偏激。那些造假的文玩,主要是些假玉器、假青銅、假古董瓷、名人字畫這些。但我認為,其實還是有真東西的。”

他舉了一些例,比如名石,像壽山石、巴林石、香木、花梨木、水晶、琥珀、翡翠玉器、手串、紅色收藏、文房四寶之類的,就有不少是真的——當然,假的肯定也不少。

但是現在這個時代,一般人也不會輕易花高價買什么字畫、青銅器什么的,動輒幾十萬幾百萬之類的。

所以說,即便真的來尋個寶啊,花個幾十上百甚至上千的,也無所謂,打眼不到哪兒去,圖個樂嘛——(他還是沒好意思說,今年賭青皮到底虧了多少錢。)

再就是舊貨市場部分,都是賣近幾十年的物品,比如老舊農村家什用具、畫報、小人書等等,一般也不會有假貨。

這可能就是潘家園如今還是這么火爆的原因。

如果全是假的,那它也長遠不了。

當然,這也是他的一家之言。

周恒聽到他提出來的這些,就想接下來再去看看這些地方,什么奇石啊,香木啊之類的。

他們村不是有塊巨大的奇石么,現在都變成“許愿石”了。

看看別人的奇石都是什么樣的,成交得怎么樣。

主要是現在時間還早,天才剛剛亮一會,再逛會兒就正好吃早餐,然后各自回去收拾東西,準備坐高鐵回去了。

東轉西轉一會兒,到了石頭這邊。這里大小石頭也是一筐一筐的,各種形狀、顏色、大小都有,有丑的,有好看的。

再旁邊就是各種石料雕刻,大佛啊,石獅啊這些。

石料這邊,周恒沒有多少發現,他覺得自己村里的石頭,比這里的一些還好看些。

對于“神仙石”那樣的,他也沒有相似的發現,沒有多少參考。

無所謂啦,再看看其余那些,珍奇木料也有不少的。

這些木料由貴到便宜都有,什么金絲楠木啊、千年烏木啊、紫檀黃花啊,各種名頭都有。

不過也絕對不能小看他們造假方面的能力。

比如楊文海就介紹,前幾年有一種“龍血金絲楠”價格賣得很高,后來就有些人,拿海南椰樹根來冒充,還騙了不少人呢。

那可都是錢啊。

那些人炒作木料、炒作玉石的能力,遠遠超出普通人的想象。有可能一些聽都沒聽過的東西,經過一番運作之后,就來到了天價。

木料那邊,有車成珠子、制成手串的把件,也有一些原木,看起來都是很能唬人的,從外表來看,感覺個個都能值錢似的。

再或者有些看起來比較普通,但聽人問價格,卻又非常讓人咋舌的,也不知道為什么。

這里面的門道可太深了,而周恒對這些也不太感興趣,于是也就看看了事。

逛完這些,他們就在市場外一家比較出名的餐廳吃了早餐,然后與楊文海他們告別,要準備回去了。

雖然才一個星期的時間,但他們其實早已歸心似箭——主要是氣候有點不適應。

江曉萱天天戴著口罩呢。

分別時,楊文海他們很有些不舍,說怠慢了他們,都沒好好帶他們在這邊逛,然后又說,過年時有可能會選擇去他們村旅游。

道別再三,終于分別。

接著回酒店收拾東西,然后打車去高鐵站,下午三點多鐘,高鐵到達本省的站,此時徐端陽開著車過來接周恒他們。

其余人都是各回各家,不太順路,就連孫計安也是先回家一趟,所以車上沒有載別人。

比較內向而少話的徐端陽,這次來接他們,滿面春風,笑意盎然。

周恒有點意外,問他:“端陽,你交女朋友了?笑得這么開心?”

徐端陽趕緊撇清自己,猛的搖頭,說道:“不是我,是你。昨天全村人都在電視上看到你了。”

周恒問:“不會吧,什么臺?”

“省臺的,經濟頻道,說你在參會上獲得了大成功。”徐端陽笑著說道。

老板在電視上露臉了,他這個當員工的,也跟著高興。

省臺比他們市電視臺要積極一些,昨天就回去了,緊急制作,把新聞做出來了,當天就播放。

畢竟農村經濟是大事。

周恒有點著急,央視臺的新聞他沒看著,省臺的也沒看著,只能過兩天看市里的了,有點悲催。

作為一個擁有九十萬粉絲的網紅,周恒還是有點不適應,自己竟然上了電視,雖然他現在已經不太怕露臉了。

但是這感覺,還是很奇妙。

總的來說,畢竟還是網絡視頻不及電視來得高大上吧,他此時忍不住有點飄飄然。

把新聞上關于他的視頻都剪下來吧,放到他的視頻網上去,這就是官方認證,極大的加強了他的可信度。

還要傳到他的養殖網站上去,反正這些不用白不用。

有了這些,別人瀏覽他的網站時,也能對他刮目相看。

這一趟京城的展會之行,真是獲利了意想不到的收獲。

從省高鐵站回去,如果按平時再轉到車站去轉車、再轉市站、再轉到鎮上、再轉回去,那今天回不去了。

而自己開車的話,四個多小時就能到家。

經過鎮上的時候,周恒本來想去取個快遞的——國際友人愛德華在過新年元旦的時候,給他還寄了份新年禮物,不過快遞延遲,昨天他才收到快遞到達的消息。

本來今天想著順便取的,但到的時候,已經快七點,天都黑了,人家早已下班打烊,明天再來吧。

徐端陽說道:“你又不早說,早說了我出來的時候,就給你順便取了。”

周恒說道:“不急,明天再去也是一樣。”

他昨天還在京城買了些禮物寄回來,要是明天能寄來,就一起取好了。

離家越近,父母還有點著急,連著打了兩個電話問,到了哪里,還有多久到家。

才出門一周,他們似乎認為出去了一年似的。

摸著黑回到家里,周恒父母、還有周恒的小姨和姨父,早已冒著冷風迎在門口了,這兩天氣溫有變,估計在醞釀下雪了,四個人穿得像什么一樣,腦袋上還戴了帽子。

不知道等了多久,他們還跺著腳以保暖呢。

大黃狗也陪著他們翹首以待。

南方的冬天,沒有暖氣,全靠硬扛。那種冷是侵入骨髓的。

周恒下了車,連忙對他們說道:“爸媽,小姨和姨父,早就說了,不用接我們,這外面多冷啊!快進去烤火吧。”

然后,從車后面去拿東西,江曉萱也從車里出來了。

大黃狗歡快的跟著周恒跑前跑后,尾巴搖得跟什么似的。

整整一個星期沒見了啊!瞧把它給樂的。

周發強繞到車后面,從周恒手里接過箱子,還說道:“不冷不冷!冷個什么。”

李蕓蓮也過來,接過了一個背包,甚至連一個小零食袋也要幫著提。

周恒推讓著老娘:“行了行了,老媽,這點東西我自己還是可以提的,我二十大幾了,不是兩歲。”

李蕓蓮硬是從他手里奪過了袋子,提在自己手里,然后招呼兒子和江曉萱:“快進來,鍋里的肉還給你們燉著,是熱的,快來吃吃,暖和暖和。”

仿佛他們才從很酷寒的地方回來似的。

在他們心里,京城是北方嘛,北方的冬天,那就一定是冰凍三尺的地方。

其實現在氣候亂得很,京城這兩天溫度還行,并沒有下雪,而且在展館里都有空調,哪會冷啊,就是特別干燥。

也就是昨天逛潘家園時,吹了一點冷風。但逛街的那個熱鬧勁兒,也顧不上冷了。

兩個人進了屋,周恒不住的撫摸著大黃狗的腦袋,這家伙真是太歡快了,想必這些天也很惦記自己。

進了屋,別的事情先不急,東西先放下,洗了手吃飯。

知道他們今天回來,而且會到得很晚,李蕓蓮特地給他們燉了一鍋子肉,有半只雞和一些豬肉,都燉得很軟爛了,肥油都浸到了湯里。

趁他們洗手的時候,李蕓蓮去松開了爐子,加大了火力,鍋里又開始“咕嘟咕嘟”的冒起了泡,陣陣肉香飄得滿屋都是,她把一些蔬菜往里加。

什么大白菜啊、菠菜啊、豆腐啊、豆芽、青蘿卜什么的,都往里下,吸收著鍋里的油氣,免得光吃肉會膩。

冬天吃這個很舒服,又暖和。

他們這個桌子是特別定做的,爐子加鍋子剛好桌子高,于是桌子中間掏了個洞,鍋子剛剛可以從洞里冒出來,就跟平常的火鍋一樣,可以慢慢吃,底下爐子慢慢煮。

夏天不用吃火鍋時,桌子上再蓋一塊鐵板封住洞,也不影響使用,很方便。

李蕓蓮給下著蔬菜,周發強還從旁邊柜子里,拿出了自家釀制的葡萄酒,和一個杯子。

他們都早就吃過,這是專門給兒子拿的。

唉,他現在不能喝酒了,結果變成了給兒子拿酒。這身份是徹底變了過來。

周恒洗完手坐過來,都有點不好意思了,說道:“爸媽,小姨和姨父,你們也都再吃一點唄。”

“不了不了,我們剛剛放碗不久,你們吃你們吃。”小姨笑著說道。

她昨晚在電視上,看到周恒,當時那個激動啊!侄子有了出息,她也跟著高興,這會兒看到他回來,心里都是美的。

此時他們桌邊,燒著一鍋木炭,這就是傳說中的烤火,燒著了以后,整間屋子都是暖和的。

烤火的鍋后面,還有一個煙囪是通向外面的,所以也不會太熏人。

他們就坐在烤火的鍋旁邊,而周恒他倆就在桌上吃著。

想到了禮物的事情,周恒又順嘴跟父母和小姨他們說道:“爸媽,給你們買的禮物,我是寄回來的,但是快遞比我們走得慢,得明后天才能到。”

他說得有點歉然,按理說,這回來帶的禮物,應當一同帶回來的,哪有空著手,然后過兩天再拿禮物啊。

小姨連忙客氣的擺手:“哎呀這么冷的天,提著東西多冷,誰要你買禮物了!”

李蕓蓮笑著對她說道:“這家伙也就是這兩年懂事了,以前過年回來,都不知道買禮物的。”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北京11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