瘋狂建村令 第四百零六章 苦行僧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天剛亮,張揚就站在小溪邊拿著一根柳樹枝滿嘴捅,然后含一口水,咕嚕咕嚕幾大通,最后再噗的一聲吐出去。{零點書院}

不遠處,是三頂半舊的帳篷,中間的火堆還有裊裊青煙,帳篷外大約十步的地方,埋著30根拒馬,這些拒馬用木棍捆綁著,正好封鎖溪邊的這個營地。

營地之中,兩匹戰馬,一匹獵馬,兩匹駑馬正悠閑的吃著草料,旁邊就是一輛四輪大車,車上裝載著一些物資,包括馬匹的精料,張揚等人的食物等等。

這就是烈火傭兵團的家底了。

俗話說,新團新氣象,張揚正式擊敗唐克斯,獲得傭兵團隊長的資格后,他就不顧唐克斯的諸多建議和反對,根本就不再酒館里招募傭兵,也不留在那里醉生夢死,找小姐姐談心。

他直接購買了一輛四輪馬車,兩匹駑馬,三頂帳篷,一些維修工具,還有糧食,鐵鍋,草料,調料等諸多物資,當天就出了薩里昂城。

這一切的花費也才300銀第納爾。

唐克斯對此自然是滿腹牢騷,不過他說了不算。

“隊長,您起來啦!”

卡莉這時也從帳篷中走出來,她很自覺的開始準備早餐。

等到張揚都用冰涼的溪水洗了個澡之后,唐克斯才嘟嘟囔囔的走出來。

“西奧,你就是個苦行僧。”

“哈哈,唐克斯,你如果覺得不爽,就來和我切磋切磋。”

張揚大笑,從馬車上抽出一把雙手木劍,很流暢的做出了幾個攻擊和防守的動作。

“哼!”

唐克斯重重的哼了一聲,自顧自來到小溪邊,先是放水,然后也學著張揚的樣子咕嘟咕嘟一陣折騰,最后才漫不經心的拿出訓練木劍。

“西奧,我一只手就能贏你一百次,你永遠都不會是我的對手。”

“那就試試看!”

已經熱身完畢的張揚如同一頭年輕的豹子,擺起姿勢,率先發動攻擊,然后不到三個回合就被唐克斯打倒在地,差距太明顯,畢竟他的雙手熟練度不過65,而唐克斯卻有320的熟練度。

但這正是張揚訓練的目的。

整個早晨,張揚被一次次的擊倒,鼻青臉腫,渾身上下酸痛無比,狼狽之極。

不過他也得了5點雙手武器熟練度,此外也順便平息了一下唐克斯心中的怨氣。

吃過早餐,張揚就讓卡莉繼續陪著唐克斯訓練,他自己在休息了一個小時之后,就開始了投擲訓練。

首先是定點投擲,靶子都是設在60米之外,張揚需要把重標槍和古帝國標槍投擲過去,還要準確命中。

其實投擲這么遠的距離沒有問題,重點在于精確度。

當然就算命中了,在實戰中的作用也不大,除非是用于偷襲,否則只要被敵人看到,總是可以躲開的。

所以這樣的投擲訓練是為了增加投擲技巧,最終獲取熟練度。

整整一個上午,張揚投擲了150次,命中78次,其余全部脫靶,他自己累得都快虛脫了,但效果也極其明顯,投擲武器熟練度增加了3點。

中午休息的時候,張揚不得不要求卡莉幫他按摩一下肌肉,不然他覺得他自己會練殘廢了。

下午,渾身仍舊酸痛的張揚爬上戰馬,開始繼續練習騎術,是的,5級騎術就了不起嗎,他不這么認為。

這一次與他一同展開騎術訓練的還有卡莉和唐克斯。

卡莉是為了復仇,也為了更強大,所以什么都學,學起來拼命程度一點都不遜色張揚。

至于唐克斯,大概是覺得沒面子吧,所以也跟著一塊學習。

卡莉和唐克斯是練習騎馬慢跑,而張揚則訓練快速障礙跑,轉向跑,加速跑,同時練習在戰馬飛馳中快速投擲飛刀。

這樣的訓練就不止張揚自己努力,還需要他與戰馬進行溝通,配合,最終達到人馬合一狀態。

也多虧了這一匹達夏戰馬實在神駿,不然還真禁不住這樣的訓練,當然每天五個雞蛋,二十斤的精料也是必須的。

入夜,唐克斯負責上半夜的警戒,張揚負責下半夜的警戒。

這種生活,的確是苦行僧一樣。

也多虧這是無人的荒野,除了野獸也沒什么危險。

這樣高強度的訓練整整持續了一個月,直到大車上的物資都消耗干凈才結束。

張揚三人收拾營地,返回薩里昂,恍如隔世。

但他們的收獲也真的很大。

像唐克斯,他在戰斗等方面的技巧暫時無法提升,但他的騎術已經從原來的1級提升到3級,已經可以做到縱馬飛馳了。

而張揚的騎術雖然還是5級,但他的武器熟練度卻是提升一大截,其中單手武器熟練度增加到85,雙手武器熟練度達到90,投擲武器熟練度增加到235點,這基本可以保證他在50米內百發百中了,就算在高速飛馳的戰馬上,也能確保十發八中。

這種本領,連唐克斯見了都默默無語。

不過,相比他們兩人,卡莉由于基礎很低,所以也進步最大,目前她雖然還是7級,但整體屬性已經超過10級的女侍衛了。

具體如下——

卡莉:18歲(7級)

身份:侍女(女市民)

生命值:66

屬性:力量11,敏捷6,智力8,魅力10.

技能:鐵骨2級,強擊1級,騎術2級,說服3級,交易1級。

熟練度:單手75點,雙手0,長桿0,投擲0,弓箭0,弩90.

裝備:皮甲,皮質頭盔,皮手套,淬火長劍,小圓盾,獵弩,弩矢。

——

回到薩里昂,唐克斯住進雄獅酒館,就說什么也不出來了,嚷嚷著如果張揚還要再來一個月的苦行僧生活,他寧可散伙。

對此張揚也很無奈,只好承諾這一次絕對要接取傭兵任務,不過在此之前,他們需要修養幾日,這才把唐克斯安撫住。

但張揚卻自有想法。

他們現在的團隊資產還剩1200個銀第納爾,在重新補充足夠的物資之后,尤其是一些奢侈一點的物資,比如葡萄酒,黑啤酒之類,之前一個月的苦訓,就因為喝不到酒,唐克斯差點要瘋掉。

所以這就去掉了300個銀第納爾,剩下的900個銀第納爾如果用來招募傭兵的話,就有些捉襟見肘了。

因為按現在的行情,但凡20級以上的傭兵,每個月的雇傭費用都需要50個銀第納爾,這是短期的,若是長期的話,比如一年以上,那么就至少需要500個銀第納爾。

尤其那些厲害的傭兵都是幾人結伴,要雇傭就得全部,他這點錢真的不夠用。

因此,按照張揚的想法,與其他們找酒館傭兵,不如自己去培養。

沒錯,直接去招募年輕的,健康的,有野心的農夫或者貴族次子。

不過這個想法他暫時是不敢和唐克斯說的,不然這家伙真的會惱羞成怒。

可是又有什么辦法呢。

趁著唐克斯在雄獅酒館去和小姐姐們談心的時候,張揚帶著卡莉就滿城市亂逛,因為總是會有些既不甘心做農夫,也不甘心被領主們招募的小伙子想出來發大財。

他們沒資格進入酒館,也沒有第納爾,所以他們通常會聚集在商隊出沒的地方,大多數時候,他們無法成為傭兵,倒是會變成一個吃苦耐勞的商隊伙計。

總之,只用了兩天時間,張揚就搜羅了12個年輕,有朝氣,最主要是健康有潛力的小伙子,畢竟他是有游蕩者系統可以一眼看到屬性的。

張揚給他們的承諾是,每人30個銀第納爾的安家費,然后百分百的傭兵身份,每次戰斗擊殺分兩成繳獲,三年后可以選擇留下或自由離開。

再然后,他又按照每人30個銀第納爾的標準,給他們定制了粗布上衣,粗布褲子,鞋子,還有簡易木盾,簡易長矛。

最后,他帶著這12名新兵就來到雄獅酒館,是時候開始一場全新的征途了。

但是,當唐克斯看到這12名新兵的時候,他終于瘋了,而且暴跳如雷。

“見鬼,西奧,你在做什么!這就是一群小母雞一樣的農夫!”

“我受夠你的自行其是了,你簡直,簡直讓我失望!”

“很抱歉,我必須做出決定了,與你一起,我一定會一事無成的。”

“再見,祝你好運!”

唐克斯就這么走了,張揚目瞪口呆,然后只能苦笑,這叫什么,道不同不相為謀嗎?

“卡莉,你覺得我做錯了嗎?”

“不,您是隊長,有權決定任何事,而且我會永遠追隨您的。”卡莉很干脆地道。

“走吧,去老地方,這些新兵不經過操練,是沒辦法上戰場的。”張揚嘆了口氣,人各有志,他也不能強求。

再次購買了一批糧食物資,張揚就帶隊默默離開了薩里昂城,不過這一次,或許是運氣不好,或許是唐克斯的離開讓隊伍的實力大減,他們才離開薩里昂城不到二十里,就被五名騎手從后方追上。

甚至對方都沒有半句廢話,直接追上來就亮了兵器。

那12名新兵直接就嚇傻了,畢竟這騎兵正面沖鋒的氣勢不是他們這種弱雞能夠想象的。

“草!”

張揚只罵了一句,調轉馬頭就迎了上去,與此同時,一支重標槍就來到手中,根本不停留就含怒脫手,殘影一閃,數十米外一名騎手狂叫一聲,就栽落馬下。

而張揚根本都不看結果,在短短幾秒鐘,五支重標槍全部脫手,三支命中,一支落空,還有一支是被一名騎手持盾擋下。

轉眼間對方還剩兩人,而雙方已經彼此接近五米之內,眼看著戰馬交錯,張揚猛地一擺馬頭,戰馬有如他身體的延伸一樣向外側奔出,以毫厘之差避過一支騎槍的穿刺。

眨眼間,三匹馬各自拉開距離,而張揚在馬上一擰身,回手就是一飛刀,藍寶石符印飛刀直接命中左側騎手的后心,縱然他穿的堅硬的皮甲,也擋不住這飛刀的鋒利,他慘叫一聲,身體一晃,差點墜落戰馬,然后他就加速往前逃,不過此時就聽錚的一聲,一支弩箭飛來,直接穿透這家伙的眼眶,卻是卡莉在此時出手。

另外一名騎手已經心膽俱寒,縱馬就朝著道路之外逃竄,但張揚回馬就追,5級騎術加上戰馬的神駿,轉眼就追近十幾米。

然后刺客飛刀連番出手,幾秒后就擊殺此人。

至此,前后不到半分鐘,五騎全滅。

那些嚇傻了的新兵這個時候才想起要逃跑,卻發現戰斗已經結束了。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北京11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