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個原始人 第八七四章 鍛造隕鐵武器(三合一)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看著這三十多件用隕鐵制成的簡陋武器,韓成暈了一會兒之后,腦海之中忽然浮現了好幾年前見到的那場流星雨的場景。{最新最全更新閱讀請訪問https:www.00sy.net}

記得當時在聽自己說了對于流星許愿比較靈之后,白雪妹這個傻媳婦還在那里對于流星雨念叨要跟自己生猴子云云的。

然后過了一段兒時間之后,就懷上了小豌豆這兒兔崽子。

記得那時候那場流星雨就是自南往北劃過的,而這些部落又是從距離自己部落很遠的北方過來的,莫非……

莫非這些隕鐵就是那次的流星雨帶來的?

韓成這樣想著,隨后又笑著搖了搖頭。

這世上哪有這樣巧的事情。

自己看到了一場流星雨,然后這些沒有燃燒干凈的隕石就掉落到了這個洞穴附近。

過了幾年之后,這個得到大量隕鐵的部落,又拿這些用隕鐵制造的武器,過來攻打自己部落,又被自己部落順手滅掉,將這些曾經在部落上空劃過的隕鐵重新收歸自己部落……

這事情想想就讓人覺得不可能,實在是太過于魔幻了一些。

將這些雜亂的念頭統統甩出腦海,韓成看著這些隕鐵露出燦爛的笑容。

不管那個部落,是怎樣得到這么多的隕鐵并將之做成武器的,有一點卻不能改變,那就是這些隕鐵如今全都歸自己部落所有了!

有了一些隕鐵,自己部落能夠做出不少精品武器。

比如刀、比如斧頭這些東西。

打制成功之后,這是可以代代往下流傳的東西。

在部落里沒有遇到鐵礦,并將煉制鋼鐵的技術點開之前,這些用隕鐵打造出來的武器,一定是部落里最為精良的那一批。

畢竟青銅有其材質的局限性。

當然,能夠一代代往下傳的一個重要前提就是,不能讓部落里的人有侍死如侍生的觀念,不能讓厚葬的習俗在部落里興起。

這樣不僅僅沒有什么用處,反而還會造成資源的極大浪費,給活著的人造成不小的負擔。

至于那些陪葬品,有的被徹底掩埋慢慢的與土壤融合到了一起,還有不小的一部分,都便宜了盜墓賊。

想著這些事情,韓成開始動手將這些被捆綁的很是結實的簡陋武器從房間里面拿出來,堆放到外面的院子里,然后對著它們放了一把火。

之所以會對著它們放上一把火,不是因為韓成想要憑借這樣的溫度對著它們做些什么,而是因為這些武器綁的很是結實,想要將之一一解開很不容易,不如直接一把火燒掉來的干脆省勁。

隨著火焰的燃燒,木柄、藤條這些東西,最終都變成了灰燼,只有黑不溜秋的隕鐵被盡數留下。

遠處,有原黑石部落的人遠遠的看到了這一幕,心痛的不行。

黑石武器啊!

那可是黑石武器啊!

是當初令他們為之而驕傲,并拿著它們,跟著首領為部落獲取了很多食物的黑石武器啊!

如今就這樣被那個神子給一把火給燒掉了。

好在這人并不知道敗家子這個名詞,以及它的意思,不然的話一定會毫不猶疑的將之扣到那個據說極為智慧的神子頭上。

不過,當他的目光落到手里拿著的、在日光的映照下顯得有些耀眼的青銅鋤頭上面之后,這樣的想法一下子就都消失不見了。

手里拿著的這個青銅鋤頭,在各個方面都不比他們為之驕傲的黑石武器差,甚至于用起來還更加的方便好用。

而這還只是這個部落用來鋤地的工具,那些專門用來狩獵、打擊敵人的工具,能夠多大的威力,多么的好用就更加不用提了。

能夠全面碾壓他們的黑石武器是一定的。

這個部落擁有了這么多的好東西,如今將黑石武器一把火燒掉,也就沒有什么好值得驚奇的了。

找了一根木棍,將這三十六塊大大小小、經過初期打磨的隕鐵用棍子給從灰燼里面扒拉出來,韓成將自家的寶貝女兒抱起來,并囑咐其余的人不要用手摸這些隕鐵,免得燒到手之后,就去尋了二師兄。

二師兄的狀態也不是多好,同樣是哈欠連天的。

二師兄有如今的這種狀態,韓成一點都不覺得奇怪。

他還有巫都只是有一個配偶尚且如此了,更不要說二師兄這種一下子擁有三個配偶的人了。

只是想想這個數量,韓成就忍不住的為二師兄感到腰疼。

“等等了,把這些隕鐵好好的鍛打一下,制造出一些武器和一些工具出來。”

韓成對二師兄說道。

本來他是想要讓二師兄今天就開始打造的,但是,看到二師兄的狀態之后,又悄悄的將打造的時間往后推了推。

畢竟人才是根本,其余都是細枝末節,該休息的時候,還是要休息的。

這樣想著的同時,韓成忽然間想起了枸杞這個好東西。

只可惜沒有碰上,不然的話,部落里的成年男性,每個人每天都弄上熱水泡幾杯喝喝,或許能夠大大的緩解一下疲勞。

“神子,不是有青銅……”

明白了韓成的意思之后,二師兄顯得有些不解的的說道。

隨著銅山銅礦的不斷開采,各種青銅制品不斷增多,部落里的人都對青銅有著極大的好感。

覺得有了青銅,就可以吊打一切,許許多多的東西,都比不上青銅。

這些繳獲的黑石武器,二師兄之前的時候也看了,并拿到手里揮舞了一番,覺得遠不如自己部落的青銅武器好用。

而且還太過于簡陋。

韓成笑了笑,在爐溫不夠高,冶鐵技術還遠遠不行的時候,鐵器確實還比不上更為容易鑄造的青銅。

就比如在春秋戰國的時候,鐵就被稱之為惡金。

橫掃六國的秦國,也是用青銅武器吊打了另外幾國使了不少鐵制武器的國家。

但從后世而來的韓成知道,再往后發展下去,鋼鐵才是王道。

就比如,到了西漢,隨著冶鐵技術的進步,曾經輝煌一時的青銅文明被逐漸拋棄……

“這些武器不好用,是因為那些人沒有將之打制好,把它們打制好之后,用這些隕鐵打造出來的工具,要比青銅工具更加好用。

不僅僅比青銅結實,而且還比青銅工具鋒利。”

韓成笑著給二師兄進行解釋。

二師兄會有這樣的認識并不奇怪,畢竟部落里的人,可都是切切實實見識了青銅的好了的。

他們不知道,自己給他們解釋也就是了。

聽了韓成話之后,二師兄的態度一下子就變得很是端正,他蹲下身子,拿起一塊已經涼掉了的隕鐵,開始認認真真的打量。

對于韓成這個神子說的話,二師兄和部落里的其他人一樣,都是非常的相信。

如今,神子告訴他,這種看起來不起眼的、被神子稱之為隕鐵的石頭,能夠打制出比青銅工具更為好用的工具,那就一定是這樣的。

他就需要好好的對待。

心里想著這些,二師兄的心里還忍不住的有些雀躍。

青銅工具就這樣的好用了,那用這種隕石制造出來的工具,又該好用到什么程度?

要是自己能夠將之打造出來,那部落里不就能夠擁有更好的工具了?部落不就能夠因此而變得更加強大了?

這樣的念頭升起之后,二師兄就變得更加高興了,甚至于都有些迫不及待了。

“神子,這該怎么弄?是跟銅錠還有錫錠那樣,用爐子融化嗎?”

拿著一塊沉甸甸的隕鐵打量了一會兒之后,心里癢癢的二師兄忍不住出聲詢問韓成。

這隕鐵當然不能放到爐子里面去融化,就目前部落里的技術條件,連普通的鐵礦石都融化不了,更不要說這種隕鐵了。

事實上,隕鐵這種東西,基本上也不用融化。

因為在空中極速飛行的時候,里面所蘊含的許許多多的雜質都已經被燃燒掉了。

剩下的這些,只需要用爐子盡可能的將之加熱,然后進行鍛打定型就可以了。

不比百煉鋼差。

聽了二師兄的話之后,韓成回想了一下自己得知的一些關于隕鐵的事情,隨后笑著對二師兄道:“不用融化,我們現在還不能將之融化,把它燒熱,用錘子不斷的敲打出我們想要的、工具的形狀就行了。”

這樣的事情二師兄是比較有經驗的,畢竟當初弄鐵細菌、將得到的一些鐵珠子弄到一起,并得到了幾件鐵器的時候,很大一部分就是二師兄在韓成的指揮之下做出來的。

“我這就是去燒爐子!”

聽到韓成的話之后,二師兄一下子就興奮起來了,他猛地從地上站起,說了一聲就要去燒爐子,進行鍛造。

韓成忙將他攔住:“等到明天再做這些事情,今天我們都好好的休息休息,不然累壞了身子可就麻煩了。”

二師兄雖然想要立刻就做,但韓成這個神子發了話,也只能是將這個心思按下。

在這里停留了一陣兒,跟韓成一起將這些隕鐵一一搬回屋子里之后,便過去察看很久很久都沒有用過的打鐵爐子去了。

神子只說不讓今天用那些隕鐵打造工具,但并沒有不讓自己查看爐子這些東西。

自己今天查看一下爐子,哪里不好用了就喊黑娃過來一起修補一下,然后再找來一些好木炭,把風咕嚕也給準備一下。

這樣等到明天一早,自己就可以用隕鐵打造工具了。

而且,這些事情做起來,一點都不累……

二師兄的小心思韓成當然看的懂,對此他只是笑了笑,并沒有加以阻攔。

這樣的小心思,部落里越來越多人都能擁有才好……

就這樣,小半日的時光悄然而逝。

在這段兒時間里,韓成除了做了這些事情之外,還通過詢問巫、大師兄、白雪妹等留在部落里的人,了解了更多關于他離開之后,部落里發生的事情。

知道在他們離開部落的這一段時間里,除了發生了樹皮帶著大量的人過來攻打了自己部落之外,其余的并沒有什么大事發生,一切都很安穩。

收割油菜,以及種植谷子、大豆等這些莊稼,都非常的順利。

甚至于因為一下子多出來了這么多的成年奴隸、人手充足的緣故,今年還比預想之中多種植了七八十畝的谷子。

在得知了這些之后,韓成也變得更加安心了。

“我不在,你們做的很好。”

韓成笑著巫、大師兄等人再一次的進行肯定。

吃過中午飯,韓成終究還是扛不了,躺在炕上呼呼大睡起來。

經過半日的相處之后,小豌豆已經沒有韓成剛回來的時候那樣粘人了,在韓成呼呼大睡的時候,小家伙就跟部落里的其它的未成年人一起瘋跑玩耍去了。

至于年紀要小上許多的小杏兒,則沒有這樣好的精神,腦袋枕在韓成的胳膊上,和韓成這當爹的一起呼呼大睡。

睡著的時候,不時還會有一些口水從嘴角流出,順著韓成的胳膊留下……

“尿、尿……”

沉睡中的韓成被自家閨女的聲音叫醒。

迷迷糊糊的睜開眼,明白了小閨女說的是什么之后,韓成趕緊抱著她下了炕,并找來尿盆……

懷里抱著小閨女,韓成使勁晃了晃腦袋,睡了一覺起來之后,整個人都顯得精神多了。

也是這時候,他才意識到院子里特別的安靜,連小小的未成年人們嬉鬧的聲音都沒有聽到。

怪不得后世的時候有人說,一個人獨自居住的時候,最好不要在下午睡覺,因為醒來的時候,外面的那種安靜,能夠讓你體會到那種仿佛是從靈魂深處散出來的孤獨……

不過,這樣的孤獨自從來到這個時代之后,韓成就再也沒有感受過,因為他有他的部落。

而且此時的他還懷抱著自家的小閨女。

在房間里又稍稍的待了片刻,感受了一會兒這午后的靜謐之后,韓成抱著小杏兒除了房門。

下午時分的陽光斜斜的灑下來,已經沒有那樣灼人,院落之內基本上沒怎么看到人。

人們這時候大多都到了院落外面去勞作了。

“成哥哥,你醒了?怎么不多睡一會兒?”

韓成抱著小杏兒出了房門沒多久,白雪妹就從養蠶的房間之內出來,滿臉歡喜的跑了過來,沒有睡覺的她,看起來比韓成這個睡了午覺的人都要精神。

“已經睡好了,對了,小豌豆他們了?”

不知道為什么,此時此刻,看著自家媳婦臉上那燦爛的笑,韓成就隱隱約約的覺得有些腿軟。

“你睡覺了,我就讓他們到外面去玩了,他們這會兒應該在捉螞蚱。”

白雪妹笑著說道。

韓成聞言心里一暖,伸手在這個越來越貼心的小媳婦臉上摸摸,然后跟他一起來到了養蠶的房間。

蠶室之中擺放著很多的架子,架上上面擺放著諸多簸籮一般的東西,里面養著的都是蠶。

走進房間之后,就能聽到一片的蠶吃桑葉的沙沙聲。

空氣中彌漫著一些新鮮桑葉的味道。

經過十來年一代代不停的挑選、培育,如今這些蠶個頭比之前大了不少,結出來的繭也比之前大了一些,不過這是一個長久的事情,還需要堅持不懈的持續下去。

不僅僅是養蠶,繅絲、織布這些也都有很長的路要走。

“走,跟我一起到外面去走走。”

陪著白雪妹一起給蠶添加了桑葉之后,韓成對白雪妹說道。

白雪妹就與韓成一起出去了,韓成懷里抱著小杏兒,白雪妹跟在他身邊。

如今,隨著部落里養蠶規模的不斷擴大,以及部落人手的增多,養蠶的人也隨之增加了,不再如同之前那樣,僅僅只依靠白雪妹一個人。

而且現在這一批的蠶才只脫了一次皮,每日的進食量還沒有達到巔峰,白雪妹跟著韓成離開之后,剩下的事情,另外兩個女原始人完全忙活的過的,所以白雪妹這次變得很是干脆,韓成一喊,就聽話的跟著一起出去了。

院落外圍栽種的杏樹,今年掛了很多的果,諸多的杏子掛滿了枝頭。

一些杏子的表面看起來已經微微泛黃了,再過上一段兒時間,就能開始摘著吃了。

不,現在就已經可以吃了。

因為跟在一旁的白雪妹,已經對著這些杏子伸出了罪惡的爪子,摘下幾顆之后,用水洗了,用牙咬著吃的咔嚓咔嚓的。

不僅僅韓成懷里的小杏兒饞的直流口水,就連韓成也是忍不住跟著咽口水。

沒辦法,他如今算是被這個傻婆娘弄的對杏子有了心理陰影了,只要看到有人咔嚓咔嚓的吃杏子,就抑制不住的直流口水,感覺牙都要被酸倒了。

小杏兒則比韓成這個當爹的有氣概多了,不僅僅饞的小嘴直砸,還伸出小手向白雪妹討要杏子吃,不給還想要鬧人。

這樣過了一小會兒之后,白雪妹就拿著一顆啃了一半的杏子小杏兒嘴邊送。

已經長出來了六顆牙的小杏兒,見好東西過來了,立刻就不鬧人了,伸著腦袋往白雪妹遞過來的半刻杏子上湊,看上去跟看到大燕子捕食過來,伸長脖子、張大嘴巴嘰嘰喳喳亂叫等待著父母投喂的小燕子非常的相似。

韓成本來想要阻攔一下的,但見到自家閨女這樣迫不及待的樣子,也就聽之任之了。

不僅僅如此,他這個當爹的還非常貼心的將小杏兒往前移了移,好讓她吃的更加實在一些,同時還雙眼一眨不眨的看著,滿臉期待的樣子。

小杏兒涉世未深,懵懂不知,那里知道這當爹媽的險惡用心?見到好吃的到了嘴邊,立刻就湊上去使勁的啃了一下。

雖然只有六顆牙,帶這一下啃得還是很實在的,特別是她所啃得的位置,還是白雪妹將皮子啃去之后,余下的果肉了。

這一嘴下去,時間仿佛停滯了一般,滿臉帶笑的小杏兒,啃到青杏之后,臉上的笑容一下子凝固了,圓圓的眼睛變得更圓了,一臉懵圈的樣子。

下一刻,小家伙的瞪的大大的眼睛,一下子緊緊的閉上了,整個人也如同觸電一般的將臉從青杏上移開,嘴巴不斷的咂著,腦袋使勁的搖晃著,兩只小胳膊使勁的揮舞,小手無助的抓著,整個人都被酸成了表情包。

這酸爽的一幕,看的韓成這個當爹的咧開嘴嘿嘿嘿的樂個不停,白雪妹也在那里沒心沒肺的傻樂,只有小杏兒,經歷了這樣強烈的味覺沖擊、稍稍的平靜了一下之后,哇哇的大哭起來。

韓成一邊晃著身子哄著小閨女,一邊笑的停不下來。

這就是沒有奶奶罩著的小孩子的無奈之處了,倘若奶奶在身邊,敢這樣欺負人,下一刻一臉怒容的奶奶就能拎著鞋底子抵達戰場,并將坑孫兒輩的兔崽子,追趕的滿院子亂竄。

哄好了被酸成表情包的小杏兒,這對無良的父母,繼續樂呵呵的往前行走。

部落周圍的田野里,第一批種下的谷子,已經快要達到膝蓋的位置了,就算最晚種下的一批,如今也都已經能夠淹沒腳脖了,長勢很是不錯。

田野之中,有諸多的人在這里勞作,進行鋤草等諸多事情,看起來很是賞心悅目。

這樣看了一陣兒之后,韓成的目光落到了那些一對一分組的奴隸身上,心里有著一些想法開始浮現。

這次部落里新得到的這些奴隸,基本都是身體比較強壯的成年人,這說明在她們原先生活著的部落,肯定還有著不少的身體不太強壯成年人,以及諸多的未成年人存在。

對于這個時代大多數的部落而言,身體不太強壯的人,基本上都是屬于累贅一般的存在,但在青雀部落卻不是這樣,因為部落里還有諸多的活計,是身體不太強壯的人也能夠勝任的。

在木工與編制上面,一直領先部落中其他人的跛,就是最為勵志的存在。

所以韓成此時就在想,是不是等下了就派人隨著這些人中的一些回去,將她們剩下的人全都給接來自己部落。

如此一來,自己部落的人口就又能得到一個爆發式的增長。

而且,還能順道看看,她們原先居住的地方,還有沒有隕鐵存在。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北京11选五计划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