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王輕輕愛:王妃帶球跑 第一千零四十四章 反噬

手機用戶請訪問:手機網m.bctshu.com

月湖覺得帝君那不斷敲打的手指,如同倒數計時一樣,沒敲打一下,她覺得自己距離死亡的距離更近了一步,“不是的,我和玄?根本不是那種關系,我們是朋友。{最新最全更新閱讀請訪問https:www.00sy.net}”

緊接著她覺得周身的空氣都變得冰冷,她立刻改了口,“不不不,我們現在是陌生人,我不認識他。”

“恩,最好是這樣。”好在現在塵麾帝君沒有打算繼續追究,水仙花神說的也都是曾經了,只要現在和以后,月湖不在觸碰他的底線,一切都還是平靜的。

“本座不管以前你和玄?如何,現在你們是陌生人,所以這件事,本座也不再追究了,你,可是記住了。”

月湖點頭,然后閉眼睛專心的打作,不敢再有多余的動作。

可是這便雖然帝君看管住了她,卻看管不住別人。

月下仙人許多日沒有見到月湖,而玄?又每日在他耳邊念叨著,月下仙人無奈只能親自去塵麾帝君府拜訪。

可誰知,月下仙人竟然也吃了一個閉門羹,這塵麾帝君現在是打定主意誰也不見,無論如何這月下仙人都進不去。

“云離,你讓我進去吧,我看一眼月湖那丫頭,然后老夫出來了。”月下仙人無奈的搖著頭,這看門的若是青麟,還能有個回旋的余地,唯獨這云離,和他們帝君一個德行,鐵面無私,說什么是什么。

“還請仙人不要為難屬下。”云離是這么一句話,無論月下仙人怎么磨破嘴皮也不好使。

“云離,帝君找你。”青麟看著月下仙人著急的在門外徘徊,想了想還是支走了云離,起碼給月下仙人報個平安也是好的,月下仙人怎么說也是在月湖在落魄的時候,收留了她的人啊。

月下仙人一看青麟出來,臉頓時帶了笑容。

云離走后,青麟這才說道,“仙人不用擔心月湖,現在月湖在府專心xiu liàn,帝君看著她倒也沒出什么岔子。”

“那好,那好。”月下仙人笑著點點頭,“那月湖回來的時候,你們家帝君沒有為難她吧。”

青麟遲疑了一下,自然是為難了,他應不應該告訴月下仙人呢?

“怎么了?難道是小塵怎么懲罰月湖了?”月下仙人拉住青麟的袖子追問道。

“懲罰倒也是沒有,不過確實是給月湖下個夠嗆,當時我也差點沒嚇傻了。”之后青麟把當日的故事告訴給了月下仙人。

不過他知道的也只是后半段,之前發生了什么他也是不大清楚,“我進去的時候,也聽見月湖答應帝君同魔界太子絕交這一段,不過當時帝君真的是死了心要剔除月湖的情根。”

他說完,不見月下仙人給出反應,他連著叫了幾聲,月下仙人這才回過神,“竟有此事?”

月下仙人眉間帶了絲絲怒火,對塵麾帝君的行為感覺到了生氣,他那冰塊子修了無情道也算了,月湖不過是個小娃娃,怎么也要活得這般痛苦。

不過是交了玄?這個朋友罷了,如果說玄?是個作惡多端的魔族他定然也不會覺得什么,可是玄?又善良又對月湖好,這小塵究竟是怎么想的。

玄?都能原諒他當年的見死不救,可他這個做長輩的對這事卻一直耿耿于懷,真是一點也沒有做長輩的大度。

“不過好在最后我幫忙求情,帝君這才沒有剔除月湖的情根。現在這一切似乎也都過去了,帝君也沒有繼續糾結于此。”

月下仙人點點頭,“下一次若是再有此事發生,你來找老夫,這小塵太不像話了,算是疼愛,也沒有這般硬要把自己的思想加在別人身的,他這不是愛,是害。”

青麟點點頭,可是心卻暗誹道,若是下一次再這樣的話,只怕自己還沒來得及找月下仙人呢,這月湖的情根已經被帝君給bá chu lái了。

月下仙人氣呼呼的回到府,玄?本來坐在府,等著月下仙人的回來,如今仙人這慍怒的模樣,只怕塵麾帝君又做了什么讓仙人生氣的事情了。

“仙人,不知月湖怎么樣了,舅舅可是難為他了?”玄?眼巴巴的等著月下仙人的答案。

仙人看見玄?這模樣,本來想要發泄出來的牢騷全都咽了回去,只是指著玄?,點了點,憤恨的說了一句,“你這個舅舅,根本是個茅坑里的時候,又臭又硬,他把門關了,不讓老夫見月湖。”

玄?一聽,著急的站了起來,“不讓見,那月湖現在怎么樣?舅舅會不會打她啊。”

“那倒是不會,你舅舅挺在乎月湖的,不會對她動手。”月下仙人有些心虛的坐了下來。

玄?嘆了一口氣,“我知道了,舅舅定是又把月湖關起來了。舅舅對月湖,像是人對自己的寵物一樣,高興了摸兩下,不高興了扔到一邊去,偏偏月湖還是個死心眼的,認準了舅舅。”

月下仙人聽著玄?的話,很是贊同的重重點頭,“是你說的那樣,可是他們一個愿打一個愿挨,我們能怎么辦。”

“我倒不覺得月湖愿挨。”玄?杵著下巴,有些委屈的說道,“你看月湖和我們在一起的時候不是很開心嗎?當她聽見舅舅閉關出來的時候,我都看見了她眼底的懼怕之色。”

月下仙人自然也是注意到了,只是他沒想到玄?竟然看的也是這么清楚。“那我們又不能如何,月湖這七百歲的時候,有一天劫,她若是不能度過,會魂飛魄散的。”

他想著月湖現在確實應該跟著小塵xiu liàn,等她度過了此劫,有些事情再從長計議也不遲。

七百年有一劫?玄?聽著月下仙人的話皺了皺眉,不過是一株普通的草妖,“妖不應該是千年劫和萬年劫嗎?這七百年的劫作何解釋?”這種說法他還真是第一次聽說。

“月湖啊在小草的時候差點死了,是你舅舅度了一口仙氣救活了她,不然她早應該轉世去了。”也正是因為這口氣的緣故,月湖這劫才如此特殊。

玄?了然,只是他忽然有些擔心這小草了。這草是用一口仙氣吊著的命,但身體里又有魔血,她這仙只怕是xiu liàn不成了。

依照她這個實力,根本凈化不了身體之的魔氣,最后只怕越是xiu liàn越是會被反噬。



    


溫馨提示:方向鍵左右(← →)前后翻頁,上下(↑ ↓)上下滾用, 回車鍵:返回目錄
北京11选五计划软件